许谁天荒地老


似水年光时间那些日子、那些歌

高一的课彷佛永久都那么的不值一提
上课依旧语言
打闹
调侃身后的女生变成家常便饭学期末拿着不敢示人的成绩单却总能在师长西席目下编出一个天衣无缝的真实谎言……慢慢地
当一切都成为了习性
那不绝感觉不曾习性的懵懂高一就这样被璀璨地埋在了榕树下
成了永世不能抹去的一道伤感回忆

我是一只流浪猫

一只邋遢的流浪猫

高一的日子很从容
我能感想沾染到拂晓的阳光慵懒地投洒在你美丽的侧脸
阳光下你的轮廓显得那样的清秀动人;自习课上总有那么几只不着名的鸟在枝头觅食摇落满地的紫荆花
喷喷鼻了你我打闹的小广场

高二
整个世界彷佛都随我一起变懒那个慵懒的时令我迷恋上写诗歌
不为另外
把心里的随想记录再笔记本里我记得那首《流浪猫》
当前不久
它出现在我空间的留言板上时
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和着淡淡的幸福油然而生那晚
我和卡隆在宿舍后面
凝望着没有月色的夜幕
对着迷蒙的后山
你一句我一句的朗诵着:

三年
短暂得像是一场梦
我多渴望能睡过火梦与梦醒间却夹杂了太多难言之痛
繁殖了太多不敢碰触的伤
被播种在麦田上
愈长愈茂盛我们也就此别过
忘了谁曾说过再遇见就是一种缘分我不知道是否存在缘分
又或者缘分深深深几许只知道我们之间先是网络与网络的距离;然后心与心之间出现了一层隔膜
慢慢地增厚
逐渐的模糊了我们相互凝望的视野;末了我们向敌对的时间宣告克服佩服
成了最熟识的陌生人
遇见之后
被简单的一句寒喧草草的了却当时的无话不说都以成为曩昔的代名词
化为一缕无关痛痒的青烟
随岁月轻轻吹散

高二末了的一个的夏夜
气温发高烧般持久不下
宿舍如同一个蒸笼
宛如铁定心要把我们十二号人蒸熟我隐约能瞥见床铺升起的热浪
逗留在天花板
承袭加温着整个宿舍我幽静地趴在床上
汗液照旧从毛孔慢慢地分泌、凝聚
顺着皮肤滑下
滴落在温度跟体温一样高的竹席上
不断地舒展、湿透……再后我坐在水龙头下
让水流打从头顶灌下
一个钟、两个钟…直到露气逐渐的凝重
降下了烦躁的温度…

轻轻地依靠在窗边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hbaoyue.com/lyw/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