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单纯


摄影时总是抱着皮球、娃娃一类

记得上大年夜大学时
我是把影集放在枕边的
经常和室友翻阅
与她们共享一段柔美或沉醉
哪怕是涩涩的回忆她们经常传阅、我穿着姥姥做的百天小袄的照片
那非哭非笑的脸色被她们看成笑料
伴随入眠

那些照片已微微泛旧
黑白的还可以
如新时一样
呵呵
从几张小纸片上一点也看不出
今天的我会竣工这般样子相貌

---题记

时令悄无声息的变幻
心境也无缘由地跟着变幻一切都是那么近
亦那么远包括幸福
还有剩下的忧伤和纯净
大年夜概没有尽头

现在的我
很少照相了
多数是跟同事出游时的合影
或餐厅或旷野
杯盘狼藉里依然笑着无意有时也用手机拍一些生活照
穿得很少
很自恋
是不能拿出来展览的它们在手机里风情地笑
那样的玩世

光阴如一匹白绢
一向地裂帛
生命也一样
悲壮、欢畅、喧嚣、忽而幽静
但总有一刹那不肯褪色
如这些照片一样我感到
曾经走过的凄楚与掉
都是有缘由的但是
在红尘中飘浮
骨子里无意偶尔多出了的心机
是愧对呀呀学语时的那份纯正的

qq:

那时
我为自己有一个幸福的童年而骄傲着
那笑貌
想必很绚烂还有几张大年夜大头贴也特别可爱
被一个一起学习播音的男孩子拿去了如今
那嬉笑声还在
却不见了照片…

照片上的我
头发少得可怜
毛绒绒一方不毛之地似的荒漠
哪像现在
头发又多又长
坠得头都疼
大年夜除夜大的眼睛活多或少流露出
一些愤世嫉俗的东西幼年的我是不安份的
竟有一张是捧着一个大年夜除夜大的蛋糕
嘴里塞得满满的
脸上满是奶油…

可是那些笑里
怎么都有些做作

我是爱哭的人
所以从不随意忽略去触一些心底讳莫如深的东西
今天却翻起箱子底层的儿时照片
当然
我没有拿起自己与爸妈的合影这些就足够了
它们昨夜星辰般
对峙着寂寥的尘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hbaoyue.com/xmt/5.html